当前位置: 首页>>栏目在线>>博库书斋>>正文
博库书斋 2020-10-06 《小妇人》
来源:作者: 发表日期:2020-10-06阅读次数:

时间:2020-10-06 主持人:吴思涵 吴阳 编辑:吴思涵 

眼因流多泪水而愈益清明,心因饱经忧患而愈益温厚。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每周二午间您相约的《博库书斋》,我是主播吴思涵,我是主播吴阳。今天我和大家分享的是路易莎·梅·奥尔科特的小说——《小妇人》。

《小妇人》是由美国女作家路易莎·梅·奥尔科特创作的长篇小说,首次出版于1868年。该作是一部以美国南北战争为背景,以19世纪美国新英格兰地区的一个普通家庭四个姐妹之间的生活琐事为蓝本的带有自传色彩的家庭伦理小说。小说受到当时的大思想家爱默生的影响,强调个人尊严与自立自律的观念;内容平实却细腻,结构单纯而寓意深远,富有强烈的感染力。《小妇人》是一本以女性角色为主,强调女权意识的半自传体小说。文中注重表现女性意识,宣扬美好品质。

作者露易莎·梅·奥尔科特1832年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的一个贫寒家庭。父亲布朗生·奥尔科特是一个不得志的哲学家和教育家,他立志办学,但缺乏支持者,以失败告终。同小说中的马奇先生一样,他成天耽在书斋里,追求道德上的自我完善,家庭逐渐陷入贫困的境地。生活的重担落到能干的母亲身上,小奥尔科特为了分担家累,很早就外出做工,当过家庭教师、小学教师、医院护士,之后曾看护一位贵妇人,并随同周游欧洲。她为了帮助家庭、爱好自由,故终身不嫁,《小妇人》中的主角乔,即以她本人为蓝本。

19世纪是一个“人定胜天”时代开始的世纪,西方文明经过文艺复兴、宗教改革、科学革命、启蒙运动以及工业革命的充分准备,已经进入一个大规模地依靠人的理性力量和科学技术为武器,向上帝的权威挑战的时代,因此积极主动的探索精神已经成为美国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奥尔科特更是一个主张大胆改革的尝试者,她是一位为妇女争取更好的工作条件和选举权的卫士。在整部作品中,奥尔科特对很多诸如游戏、尝试、试验、实验等情节安排,绝非随意为之,而是意在表达其作品的教育主题——尝试经验对马奇四姐妹成长的重要性。

19世纪60年代期间,美国社会中的一个显著变革就是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摆脱传统的家庭的束缚,逐渐投入到社会和政治生活中。而奥尔科特运用充满勇气与远见的笔触描述故事人物的同时也向施加在女性身上的传统束缚发起了挑战。

故事发生在南北战争时期的美国,主人公是马奇一家。马奇先生心怀家国远赴战场做了随军牧师,四个女儿和母亲在家里过着清苦却坚强乐观的生活。她们虽贫穷却乐意帮助比她们更需要帮助的邻居赫梅尔一家。女人都有着虚荣心,她们希望得到漂亮的衣服,吃到可口的食物,过着如公主一样的生活。尽管充满幻想,但在现实生活中,她们一直在凭借自己的努力来解决生活中的种种艰难困苦。大女儿梅格生性爱美,对恋爱充满憧憬;二女儿乔独立自主,矢志成为作家;三女儿贝丝则是传统乖乖女,柔弱而惹人怜爱;小女儿艾米则钟爱绘画。故事追随这四位女性由女孩成长为小女人的岁月,讲述了她们不羁的爱情经历及她们各自追寻不同理想与归宿的过程。

《小妇人》中四姐妹亲密友爱,但作者奥尔科特却有意识地将她们分成两组,文中写到:“梅格是艾米的知己和导师,而由于某种相反性格之间的奇异吸引力,乔也成了贝思的知已和导师,这个腼腆女孩的心事只说给乔听;同时她对乔的影响也比家里的其他人大。两个姐姐常常在一块,但是各自管着一个妹妹。”在这里,奥尔科特借着把四姐妹划分成两组来暗示其不同性格与当时社会的协调关系。

虽然乔与贝思在性格上完全是背道而驰,一个脾气暴躁,性烈如火,另一个却安分守己,温柔如水,但是两人在与社会的协调性上却有很多共同之处。乔热衷独立,目标远大,男孩子气十足,与社会上的淑女形象格格不入,尽管她也曾试图改变自己,听从艾米的建议做一个端庄稳重的小姐,可是她的天性阻止了她的改变,她的独特性格与对事业的追求注定她是不为当时的主流社会所接受的。而同样不为人们所接受的贝思,既温顺又害羞,由于无法适应学校的生活而辍学在家,她在家中是个贤妻良母型的小姑娘,任劳任怨,无私付出而从不求回报.她仿佛是为别人而存在。书中的贝思就像天使一样单纯圣洁,而不顾于现实的社会。很显然,奥尔科特将乔和贝思分为一组,是在暗示她们两人都不符合19世纪美国社会对传统妇女的界定。

相比较而言,美丽大方,聪明伶俐的梅格和艾米她们两人都深受上流社会的青睐。梅格向往贵妇人荣华富贵的生活,她的目标就是当好妻子和母亲的角色;而艾米有点娇气,她重视上流社会的礼节和自己的容貌,从小梦想着长大后打进上流社会。尽管最后梅格看清了上流社会的虚荣,选择嫁给了贫穷但诚实的男人;艾米也在生活中放弃了理想,与邻居劳里结合,但不容置疑的是,梅格和艾米比乔和贝思更能被世俗的社会所接受容纳,将这两人分为一组无疑也是作者对读者的暗示。

马奇家的四姐妹,集真善美于一体,拥有善良、勤劳、无私、宽容和坚强等美好品质,这是离不开马奇太太那绝妙的教育方式的。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马奇太太毫无疑问是一位极为称职的老师。她慷慨无私,乐于助人,不轻易动怒,感恩生活。在孩子们眼里,她不仅是一个好妈妈,还是她们的知心朋友。她们喜欢向马奇太太吐露心事和烦恼,而马奇太太也不负重托,给予她们很好的意见和帮助。正是因为马奇太太那独辟蹊径的家庭教育,使得四姐妹成为人见人爱的小妇人。在她们身上所表现出来的女性形象,打动无数女性读者的心弦。

同时,马奇太太对女儿们寄予厚望,“我希望我的女儿们美丽善良,多才多艺;受人爱慕,受人敬重;青春幸福,姻缘美满……过一种愉快而有意义的生活。金钱是必要而且宝贵的东西,但我绝不希望你们把它看做是首要的东西或唯一的奋斗目标。我宁愿你们成为拥有爱情、幸福美满的穷人家的妻子,也不愿你们做没有自尊、没有安宁的皇后。”无疑,马奇太太的“计划”是成功的。女儿们如她愿得到幸福,生活快乐。而这种观念与现今社会崇尚的拜金主义成为明显的对比,但这正是《小妇人》的魅力之处,把作品提升到探讨成长、探讨人生的层面,同时为即将成为母亲或已经为人之母的女性树立典范。

作者主要描写的是一群社会底层小人物的家庭生活,由于社会地位低下,小说中的马奇一家以及他们的朋友们,都在生活中经历着自身无法改变的苦难。在小说的开篇,作者表面上描写的是四姐妹由于生活因为贫穷不得不接受母亲的建议取消自己盼了一年的圣诞礼物,实则是想从中体现当时美国社会穷苦大众的苦难生活:忙碌一年的他们,居然不能实现孩子们小小的圣诞愿望。可以说,这样的大环境对于人物的身心成长是非常不利的。但作者的精妙之处在于她不去尽力描述小说人物的苦难生活,而是浓墨重彩地展现他们在困境中如何相互安慰、相互取暖的动人情感,让和谐幸福的家庭生活给苦难的人们从和谐幸福的家庭生活中得到心灵上的慰藉,藉此实现主人公们的自我成长和自我救赎。

其次,奥尔科特非赏擅长通过细节描写体现家庭生活的温暖。每天的家庭生活都是伴随着喜怒哀乐等各种情感度过,平淡中总会蕴含着无数的小小惊喜。小说的情节源自现实生活,奥尔科特不仅借助人物的言行举止来直接反映家庭生活的美好,而且注重利用环境等细节烘托小说的主旨。例如:在小说前段部分,作者描绘了圣诞节化装舞会时的飘雪,是象征着女孩们的纯洁心灵;在小说中段部分,当乔得知妹妹艾米与曾经向自己求婚的劳里订婚的消息时,作者提到天空突然下起了阴雨,从而烘托乔失恋时的孤单。小说结尾部分,作者描写了满地郁郁葱葱的庄稼,似乎预示着马奇太太马上将要享受的天伦之乐,同时也暗示四姐妹真正成长为年轻有为的小妇人。

书中呈现出的爱,既有家国情怀、扶贫济弱的大爱,也有夫妻之爱、父母与女儿之间的爱、手足之情、朋友之爱、恋人之爱。每一种爱都是那么真挚,那么打动人心。而马奇一家的家庭氛围也十分舒适,平时一起勤勉劳作,闲暇时也总要一起读书、一起弹琴唱歌、一起庆祝节日,在平淡琐碎的日子里创造属于他们的诗情画意。他们珍惜每一个在一起的日子,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光,就是最美的时光。不论是谁出了远门,都会定期给家里写信,让家人知道自己在外面的所见所闻,收信人则围在一起读信,对信中的一切都充满关切。家人之间的交流不只是平常是衣食住行,还有思想的进步,以及兴趣爱好的交流,是那么融洽,那么怡然自得。

好了,今天的节目到这里就要和大家说再见了,如果你有什么感想或者建议可以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武音音乐之声”上留言,还有我们的官方网站“radio.whcm.edu.cn”也随时欢迎大家的到来!音乐之声广播台,因为有你更精彩!我是主播吴思涵,我是主播吴阳,下周我们同一时间,不见不散。

上一条:博库书斋 2020-10-13 《狼王梦》 下一条:博库书斋 2020-09-29 《如父如子》

关闭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武汉音乐学院党委宣传部 电话: (027)-8806 7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