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栏目在线>>乐韵知音>>正文
乐韵知音 2020-10-02 拉赫玛尼诺夫
来源:作者: 发表日期:2020-10-02阅读次数:

时间:2020-10-02 主持人:胖胖 编辑:胖胖

古典音乐能够海纳百川,包容和消化人的所有情绪,让你的情感在其中收放自如,感觉很美妙。

聆听美妙音乐,感受别样人生。大家好,欢迎来到每周五晚间的古典音乐类节目《乐韵知音》,我是主播胖胖。今天,让我们共同走进二十世纪世界的古典音乐作曲家、钢琴家、指挥家谢尔盖·瓦西里耶维奇·拉赫玛尼诺夫。

拉赫玛尼诺夫于1873年4月1日出生在俄罗斯,1943年3月28日逝世。他毕业于著名的莫斯科音乐学院,也就是现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他的创作深受柴科夫斯基影响,有深厚的民族音乐基础,旋律丰富,有史诗式壮阔的音乐风格;主要作品有第二、三钢琴协奏曲、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二十四首前奏曲、音画练习曲、歌剧《阿莱科》、《利米尼的法兰契斯卡》和第二交响曲、管弦乐《死岛》、《钟》等。其中《d小调第三钢琴协奏曲》以其艰深的难度,成为现有钢琴演奏曲目中的“最难”曲目之一。

拉赫玛尼诺夫一方面是浪漫主义时代的代表,而另一方面,他的音乐里又有接近20世纪作曲家的许多现代元素。如何成功把这两种风格相融合成为其创作之谜。毋庸置疑,许多作曲家在自己的创作生涯中不断改变、完善着自己的风格,每一位大师的风格都具有自己的演变过程。但是浪漫主义风格和20世纪的音乐风格有着特殊的相互关系。在上世纪初相继出现了几个新的风格,诸如新古典主义、新浪漫主义,表现主义风格及其他一些风格,这些新风格的创作纲领与传统的浪漫主义大相径庭。

拉赫玛尼诺夫的浪漫主义风格与现代风格浑然一体,他个人一贯沿用的创作风格已被世人所熟悉,许多总的特点甚至贯穿了作者一生的创作。常人看来难以融合的元素在拉赫玛尼诺夫的作品中被神奇地融合在一起,诸如浪漫主义情怀、大小调体系中的丰富调式和其他一些现代风格等。

无论作为作曲家,还是舞台上的钢琴演奏者,拉赫玛尼诺夫创作出的形象是一致的。据同时代人回忆,他的表演因声音的特殊力度而令人惊叹,这力度并非体现于外在,也不是表面的精湛演奏技能。能够最准确体现拉赫玛尼诺夫钢琴演奏声音质量的词汇是声音的“雄浑”。这种雄浑包含着钢琴乐器的完美表现力、演奏者的精湛表演、动感的力量体现、钢琴音质的美感。拉赫玛尼诺夫力图在音乐中表现一个忠实诚挚的普通人的思想感情,竭力探求让所有的人都易于理解的方式,从这一方面着眼,他可以说是柴科夫斯基的直接继承者。

他的音乐时常具有幻想和悲剧性的哀伤等因素,时常留下一种内心悲剧不可磨灭的痕迹,这样深刻的抒情性和戏剧性也是使他的作品接近干柴科夫斯基的地方。所不同的是拉赫玛尼诺夫作品的内容更加狭窄,往往局限于抒发个人内在的精神体验。

他的音乐除了着重体现悲剧的因素之外,有时也以磅礴的力量讴歌幸福、赞颂祖国大自然风貌,精心刻画出一些令人心旷神怡的安谧、宁静形象。

拉赫玛尼诺夫的音乐充满了美妙的旋律,在他的同时代人当中,他是一位天才的旋律作家;他的旋律写作同俄罗斯民歌中的悠缓歌曲保有密切的联系。他的作品还以和声语言和复调手法之丰富见长。所有这些,都是拉赫玛尼诺夫的音乐具有如此感人的力量所在。

《音画练习曲》op.39作于1917年,也是拉赫玛尼诺夫离开俄罗斯开始流亡生涯前最后一个时期的重要作品之一。冠以“音画练习曲”这一名称。作曲家显然是想创作出更能表达艺术性、绘画性和技术性的作品。

音乐和绘画从理论上来说似乎是两种不相关的艺术,前者刺激人们的听觉器官,后者则是通过线条和色彩冲击人们的视觉。音乐中的旋律是以时间为画笔在不同音高位置勾勒出来的线条,而色彩实际上是一种音响的色彩。从物理学角度看,音乐中的音色和绘画中的颜色都是一种波动,即声波和光波。音色与颜色同样能够给人以明亮暗淡等不同的感受。正因为音乐具有某些绘画性的因素,它也具有表现某些具体画面的可能性。交响诗《死亡岛》就是根据瑞士象征派画家班克林的同名画创作的,拉赫玛尼诺夫用支离破碎的织体语言加上低音区暗淡的配器生动的描绘了这幅阴郁的画作。

《音画练习曲》中的很多作品是以宏大的交响曲或协奏曲的构思规模写成的,具有清唱剧的激情、宏伟的表现风格、意志坚定的节奏、悲壮的就像一部部钢琴音诗。整套作品充满了阴郁、忧伤的情绪。这一点从调性上就已反映出来:

小调几乎占据了全套作品,悲歌性的、充满着无限的惆怅,无法挽回的命运的劫难……尽管如此,笔者并不认为他是一个惧怕一切的悲观主义者,虽然他的音乐充满了昏暗的色调却不难从中感受到向上萌发的神动,只是那些光亮太微弱了,以至于一次又一次的陷入深渊……

作品39之7,阴郁的、悲哀的、凄凉的。作曲家解释说“这是送葬的队伍,其中有哭声和钟声。”阴沉的死神的步伐,命运的钟声,以及死亡的主题交织在一起。运用“哀”这样一种悲痛低沉的情绪,伴随着比较缓慢的速度,大量的和弦群,使气氛渲染的愈加沉重。

作品以哀号般的旋律开始,沉重的二级七和弦给人以通向地狱般的压抑,它以缓慢的速度、极强的力度出现,充满了史诗般的悲壮和刚毅。死神迈着沉重的脚步慢慢靠近,阴森恐怖,步步逼近,发出咆哮:快跟我走吧!仿佛要吞噬眼前的一切。不时响起无情的钟声,在烟雾弥漫的冥界回荡。

突然出现极弱段,三和弦微弱的起伏着,缓慢中带着一丝光亮,像是在娓娓诉说着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生命的渴望。不久,被僵尸般沉重的脚步打断,主旋律再次出现,气氛更加凝重,结束在仟上。随即转入极弱的中段,调性由c小调转入e小调,托卡塔般奏出的十六分音符是死神机械的脚步,残忍、无情。然后左手奏出忧伤,悲悯的旋律,充斥着哀愁,仿佛是亡灵气息奄奄的呜咽,告别即将阴阳相隔的亲人……象征着死亡的铁青色的钟发出持续不断的低沉的呻吟,哀号的钟声久久回荡。

作曲家运用宏大的带有重复音的三和弦群使矛盾冲突不断加剧,达到全曲的高潮。突然远处响起了钟声,音乐转入明亮的E大调,在高音区传来了天堂的祈福声,来自天国的钟声明亮、通透,金属的撞击声回响在天际,纯四、五度的应用也使音乐变的开阔、空旷起来,暗示着抵抗一切悲哀的力量即将降临,苦难的人类终将摆脱束缚,而这也是拉赫玛尼诺夫最主要的思想根源。

“钟声”是拉赫玛尼诺夫钟情的一种音响形式。不同质地的钟声代表了不同的寓意,却大量应用于表达死亡的主题。在作品39之7中,多次出现钟声的鸣响,低音区的三连音的缓缓奏出钟声凝重的气氛,高潮前的钟声跌宕起伏,各种音响错综复杂,交织在一起使戏剧冲突达到最高点,最后结束在空洞的纯音程上。时而低沉悲凉,时而空旷明亮,持续低沉的混响象征着死神不可抗拒的力量而悠扬的余韵则传达了一种缥缈的意境。钟声特有的发音现象使作品的情绪得到了尽情的渲染。

拉赫玛尼诺夫良好的诠释了钟声的色彩性,这种带有浓烈宗教性质的具有仪式性和实用性的物体,自身就有一种神秘主义色彩,很容易使人联想到与生命有关的情绪。拉赫玛尼诺夫的音乐创作中“钟声”和“死亡”通常是相伴而生的,钟声仿佛就预示着死亡,带有恐惧征兆的铁制丧钟的鸣响标志着一个人在这世上的最后一个仪式。一如他的交响合唱《钟声》里唱到:葬礼上悠悠的丧钟,听那缓慢的铁钟。你听,痛苦,悲哀的……苦难生命结束的梦……远处传来了沉重葬礼的钟声静默的呻吟,悲哀的,仇恨的和哭泣的……毫无怜悯意义的声音摆动着,喧闹的钟合着幽幽咽咽的节奏,在暗哑的上空,永久地升起悲哀的沉静。

悲剧是人生灾难与厄运的演示,悲剧主人公的遭遇是悲惨的,使人怜悯与恐惧的:但悲剧的灵魂却是主人公面临灾难与厄运时表现出的那种不向命运屈服,敢于同邪恶势力抗斗的人性精神与生命活力,这就是悲剧的美学本质。

因此,真正的悲剧并不使人消沉、悲观,而是给人以精神上的振奋与鼓舞。作为音乐美学的审美形态之一,是崇高美的集中体现,也是悲剧之所以能够引起人们美感的重要原因。

好了,今天的节目到这里就要和大家说再见了。在节目的尾声,想要和大家说一下,我们武音音乐之声广播台正在招新哦,如果你热爱古典音乐或者喜爱各种小众音乐、如果你有珍藏已久的电影或书籍想要推荐、如果你想吐露心声或者吐槽聊天、如果你关注新闻或者喜欢去各地旅游、如果你想将温暖与平静或者流行歌曲分享给身边人,那么你可以扫描我们校园里的海报加入,或者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武音音乐之声”,通过招新推文加入我们,当然,我们的官方网站“radio.whcm.edu.cn”也随时欢迎大家的到来!音乐之声广播台,因为有你更精彩。我是主播胖胖,下周我们同一时间,不见不散!

上一条:乐韵知音 2020-10-09 《勃兰登堡协奏曲》 下一条:乐韵知音 2020-09-25 朱塞佩·威尔第

关闭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武汉音乐学院党委宣传部 电话: (027)-8806 7202